第A02版:划重点/有态度

上一版下一版

 
 
返回头版 | A02 | 您浏览的数字报日期是: 20190612  

上一篇

蔡徐坤微博刷流量背后的“粉丝经济学”


    

   6月10日,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获悉,帮助蔡徐坤制造一亿微博转发量的幕后推手“星缘”App被查封。该App利用粉丝给“爱豆”刷流量的需求,疯狂牟利,半年内吸金800余万元。目前,主犯蔡某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已被丰台检察院批捕。

  我的一位同事形容这个App的功能,跟春运抢火车票的抢票神器异曲同工。抢票神器追求的是速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火车票给刷出来。而“星缘”App追求的是走量,帮粉丝事半功倍地把爱豆的流量给刷出来。所以说到底,这玩意儿就是个作弊软件。

  看新闻介绍,这事儿已经成为产业链了,经纪公司下派任务,粉丝们注册App刷数据。“星缘”App收获了粉丝的钱,偶像和经济公司收获了流量,而有了流量就有了广告,就有了资源。那这里掏钱的粉丝收获了什么呢?各种偶像周边、应援产品,运气好或许能抽奖抽中粉丝见面会和演唱会门票。

  真正的收获来自精神层面,看着偶像的微博流量碾压其他明星,看着粉丝们万众一心达成目标,满满都是感动,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粉丝们恨不得抱在一起大哭一场。对于粉丝来说,追星就像是一场恋爱,要的就是那种轰轰烈烈、哭哭闹闹的感觉,热恋、失恋、维护恋人,恋爱中各种各样的情绪都能在追星的过程中找到。

  这就是所谓的粉丝经济学。所以偶像明星从来也不是靠作品说话,爱豆们卖的是人设,人设不倒,人气不倒。蔡徐坤篮球打得像孔雀舞又怎样,唱歌唱出“鸡你太美”又怎样,粉丝会包容“恋人”所有的缺点,只要他不背叛自己。而恋爱会让人体分泌大量多巴胺,那感觉不要太美。

  然而就像所有的恋爱一样,激情会褪去,多巴胺会减少,终于,热恋的感觉会消失。而这一轮追星也就结束了。这就是偶像明星与生俱来的困境,他们更像是流星,一闪而过。当人气衰退之后,偶像明星面临两个选择,少数人转型成为真正的演员或歌手,大多数人黯然隐退。

  这种职业生涯短暂的特点,也就塑造了偶像明星和经济公司的营销模式。他们往往不考虑长远发展,而是在人气最旺的时候,尽全力把所有的流量都变现。所以你会发现偶像明星们要价很高,而且都非常忙。他们会同时接演好几部电视剧或综艺节目,实在分身乏术,就会使用诸如替身、抠图这类歪招儿。

  这让很多老艺人特别看不上,批评他们不敬业。其实恰恰相反,他们太“敬业”了,他们深知自己时间有限,所以争分夺秒替公司和自己把能赚的钱都赚了。同样,和传统艺人相比,偶像明星们更看重曝光度和流量,所以他们能参加的节目都参加,不被邀请也要去蹭。能买的热搜也都不放过,甭管是红是黑,只要每天都在聚光灯下就行。而职业演员,像葛优、姜文、陈道明,没作品的时候基本上就失联了。

  所以说,演员和偶像是娱乐圈里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径,这也就塑造了他们完全不同的行为模式,泾渭分明。当然和已经成型的日韩娱乐圈相比,中国娱乐圈还不那么成熟,一个表现就是偶像和演员的泾渭不那么分明,如今的各路老干部、小鲜肉、大花、小花都在买热搜、刷流量,都妄想着两条路一起走。

   另一个表现则是中国的粉丝不是那么理性和成熟,经常干出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事儿,比如说这一次蔡徐坤微博点击过亿,比如说王俊凯的全球生日庆典,比如说吴亦凡靠刷票登上苹果音乐排行榜……然后你还说不得,爱情大过天。因为这股子疯狂劲儿,各类服务粉丝的产品就应运而生了,大有一副人傻钱多速来的劲头。

  爱情是盲目的,陷入热恋的人又怎么会在乎钱呢?非理性消费就成了粉丝的常态。虽然每个偶像明星的职业生涯并不长,而且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但架不住一代代偶像前赴后继,让一茬茬年轻人陷入“热恋”,所以粉丝经济长盛不衰。郭敬明老师说:没有人能够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正年轻着。

本报评论员 牛角

  • 公司简介  |  报社简介  |  发行站点  |  联系我们  |  付费推广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431-85374314 新闻热线:0431-96128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吉ICP备19002229号 吉B-2-4-2008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