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3版:读城事

上一版下一版

 
 
返回头版 | A03 | 您浏览的数字报日期是: 20190315  

上一篇下一篇

半夜家中电闸起火 她大声呼喊另一个屋的奶奶,再喊醒弟弟营救中被燃着的塑料烧伤 带领奶奶、弟弟安全逃离燃起熊熊大火的家

13岁女孩火中营救奶奶和弟弟全身40%重度烧伤:那时候我不知道疼

医生称,还需要做3到4次植皮手术,治疗费用15万元左右


病床上邓佳欣虽然疼痛,但仍然坚强 本组图片 新文化报·ZAKER吉林记者 王强 摄



脚上覆盖着厚厚的药膏



    

自己却全身40%重度烧伤如果您愿意伸出援手,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0431-96128

A03版

   一个13岁的小女孩,胆小、怕疼、晕血,却在家中遭遇重大火灾时,为了家人变身为一名“小战士”,火光四起,电闸还在噼里啪啦地响着,穿着小背心和小裤头的她,第一时间并不是冲向屋外,却是朝着屋里更黑的地方跑去,因为那里有她的亲人,有她认为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奶奶和弟弟们。

■意外

凌晨家里起火

她被惊醒

  2018年,眼看家中女儿、儿子都上了学,光靠种地的收成难以维持孩子的学费,邓先生夫妻俩终于狠下心来,走出了榆树市育民乡,离开家去大连打工。

  当时12岁的邓佳欣和8岁的弟弟就这样成为了留守儿童,由奶奶照顾着。“实在是没钱,要不然我们也不能离开他们。我们走了,就让她奶奶去我家照顾我姑娘、儿子,另外还有我弟弟家的儿子,他比我儿子小一岁。今年过年回来以后,2月20多号我们才走,没想到刚走没两天,家里就出事儿了。”3月3日家中突发变故,邓先生夫妻接到消息的时候已是凌晨,两人完全不知道女儿的伤情,更不知道那惊险的过程,但仅有的几句“房子烧塌了”“孩子烧伤了,挺严重”“啥也没有了”,却也足以让两个人惊慌失措,连夜赶回家里。

  “我住在西屋,我两个弟弟和奶奶住在东屋,电闸在我屋的门边上。凌晨一点多,电闸就‘噼里啪啦’地响,我看到的时候,上面的线都着了。”一片漆黑中,啪啪作响的电闸和电线上跳跃着的明火,让13岁的邓佳欣知道出事了!顾不上穿衣穿袜,她冲出了房间,站到了东西屋中间的厨房位置,大声地呼喊奶奶。此时正是奶奶睡得最熟的时候,邓佳欣大声喊了三四次,才听到了奶奶的回应,“我弟弟还在屋里睡着,还没起来呢,我奶奶听到我喊就赶紧出去撕窗户外的塑料布。”

  原来,为了保温,去年入冬前邓先生夫妻特意在屋里屋外贴上了塑料布,但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些塑料布成了邓佳欣严重烧伤的罪魁祸首之一。

  当邓佳欣的奶奶费力地撕开塑料布后,想将两个孙子从窗户送出房外。知道奶奶意图的她,顾不上正在着熊熊烈火的塑料棚顶、不断融而滴落在她身上的塑料和四处蔓延的浓烟,她不断地喊着弟弟们,指挥弟弟们逃生,而却忘记了自己正身处险境,此时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在大火中帮助奶奶,把弟弟们带到平安的地方。

■机智

担心液化气罐爆炸没走后院 翻墙而走

  电闸距离棚顶不过几十厘米的距离,塑料的棚顶眨眼就燃尽了,老房子是泥土混着草盖的,烧起来势不可挡。听到弟弟们爬出窗外,再回眼看看身后,到处是火光,却已看不见门的方向了。

  凭借着记忆,她迅速地找到了方向,冲了出去,却也不可避免地受了伤,但此时的她像没有了知觉似的,“我奶奶说从后院跑,但我怕后面液化气罐爆炸,我就带着我弟弟、奶奶翻墙出去了。”4个人一路到了亲戚家,才惊魂未定地舒了口气,而此时家中的土房也已燃起熊熊大火。

  “那时候我不知道疼,就是在上药撕开纱布的时候感觉到太疼了。”邓佳欣说,安全了以后,她就躺了下来,当时有些蒙,不知道自己受了伤,家人为她清理时才发现,她的后背、双腿、双脚、双手都严重地烧伤了,就将她送到了最近的县医院治疗。“我们到的时候,她都包着,我也不知道她伤到了什么程度,直到换药的时候……”回想起那个画面,邓佳欣的妈妈邹女士就说不下去了,眼含着热泪,缓了缓情绪才说,“后来治了几天就严重了,3月8日我们就借了钱把她送长春来了。”自从回来,邓先生夫妻俩就一心扑在了女儿身上,看着她脱离危险期、看着她一次次痛苦地换药、看着她反反复复地发烧,两个人心疼得无以复加,却又无能为力。

■梦中

直喊“着火了!弟弟呢?”

  “她跟她弟弟特别亲,从小就帮我们看着弟弟。她弟弟没事儿,现在上学了,也惦记着姐姐,但又不敢视频,一看视频他俩就哭。”小学二年级的弟弟已经知道,姐姐伤得有多重,每日带着担忧上学。而上初二的邓佳欣休了学,还不知道何时能回到课堂。“其实这孩子胆儿可小了,平时特怕疼,还晕血,自己换药都不敢看,一看就受不了,这次不光是身体烧伤了,自己也吓坏了。”邓先生说,陪护的这些日子里,很多次看到女儿睡着睡着就开始躁动,嘴里大声喊:“着火了!弟弟呢?弟弟烧到了吗?”喊着喊着就惊醒了,一时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看到爸妈在身边,还是哭着问,“弟弟是不是烧到了?弟弟在哪呢?”起初邓先生的安抚根本不起作用,邓佳欣还是怀疑父母是为了不让她担心而撒谎。无奈之下,邓先生只能打开视频给她看,姐弟俩说上几句话,她这才放心。次数多了,邓佳欣再惊醒时,邓先生的劝说才慢慢起了作用。

  3月14日下午,记者在武警吉林省总队医院见到了邓佳欣和她的父母。此时的邓佳欣正在安安静静地看视频,记者再问起当时的经过时,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惊慌,不过说起弟弟时,她的语气中还是透露出了一丝紧张。问起她的伤情,她抿了抿嘴说,“我不敢看,现在好多了,腿和脚不碰不疼了,手还很疼。”被子里的双手、双腿被涂上了厚厚的药,看不到一点儿皮肤,双脚脚面涂了药,在皮肤裸露的地方可以看出来,双脚还是肿胀着。前胸和后背缠着纱布,双臂上的药结了块、有不少地方开裂了,能看到开裂的地方渗出了血。邓先生说,换药的时候,他们看着都有些发抖,不敢想象孩子疼到什么程度,而这样的情况还不知道要维持多久。

■医生

还要再做三四次

手术植皮

  武警吉林省总队医院烧伤科主任曹贵军介绍,邓佳欣刚转到武警吉林省总队医院时正在发高烧。“送来的时候将近40℃,呼吸每分钟40多次,心率达到170,全身40%重度烧伤。他们家塑料布烧化了滴在身上,还带着余热,烧得就严重。”曹贵军表示,入院的这一个星期以来,邓佳欣的情况稳定了很多,但依然没有完全排除感染的风险,而后续还需要手术治疗。“现在就是让她情况稳定,看看她自身恢复到什么程度,还需要为她做3到4次的植皮手术。从她头皮上的皮肤进行植皮,不会留疤。”曹贵军表示,具体手术时间还要看邓佳欣的恢复情况而定,而后续的治疗费用需要15万元左右。

  听到曹贵军说到手术及费用问题时,邓佳欣马上说,“我这两天恢复得很好,我感觉有的地方都长皮了,还需要手术吗?”邓先生和邹女士既心疼又好笑,这样孩子气的话,恰恰表达了她的“小心思”。“这个孩子是真的胆儿小,不敢手术,也是真的心疼我们没有钱了。”

  前期的治疗费用,不仅花光了借来的几万元,还用上了一部分好心人的捐款,家中房子一烧而空,两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筹钱,虽然从未在女儿面前表现出来过,但细心又贴心的女儿却也知道家里的情况。“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就只想把我姑娘的身体治好,还在借钱,也有好心人捐款。”邓先生说,自己也在慈善平台上进行了求助,无论如何,都让女儿恢复健康。

  面对懂事可爱、急需帮助的小佳欣和一筹莫展的佳欣一家人,您如果愿意伸出援手,可以联系我们,热线电话:0431-96128。

新文化报·ZAKER吉林记者 石竹

  • 公司简介  |  报社简介  |  发行站点  |  联系我们  |  付费推广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431-85374314 新闻热线:0431-96128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