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3版:读城事/朋友圈

上一版下一版

 
 
返回头版 | A03 | 您浏览的数字报日期是: 20190111  

上一篇下一篇

“就是那几十秒,人生就是转念间啊”假如还能出去,想好好对待每一位亲人


梁某流下悔恨的泪水



    

   新闻回放:吉林市人梁某,今年已经50岁。27年前,他在斗殴中刺死他人,从此潜逃。26年间,从不与家里联系。警方筛查近万人后发现线索,奔波数千公里最终成功将其抓获。1月10日,记者进入看守所对其进行了采访。

  对于那场改变命运的斗殴,梁某已经记不清好多细节了。但是有一点他是肯定的,如果当时不是持刀刺人,他不用潜藏26年,不至于妻离子散,不至于父母故去了都不知道。“其实就是那几十秒,但却改变了我的一生。如今后悔的不得了!”他眼神中充满了落寞与懊悔。

几十秒 改变命运的斗殴

  那是1992年的一个晚上,梁某是后来被抓到后,才想起当天是8月16日,他只记得那天白天下雨。家里种菜为生,他负责上街售卖。因为下雨,当天没有什么事情做,他约朋友一起去镇上看电影。晚上一起喝了点酒,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快要进村子的时候,遇到七八个骑着自行车的人。车辆发生了碰撞,双方发生口角进而厮打起来。他记得当时一片混战,然后兜里有一把卖菜时使用的折叠刀,他用刀猛刺了两下。对方有人被刺中了。

  从拔刀到出刀用时几十秒,也就是这几十秒从此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逃亡时 儿子刚出满月

  “其时,我直到被抓送到看守所之后,才知道那个人死了。”1月10日的吉林市,气温并不低,但这并没有改变梁某的心情。坐在看守所的谈话室内,他数度哽咽,热泪纵横。那时,他结婚才两年多,儿子刚出满月不久。家中父母俱在,一个姐两个哥对他疼爱有加。尤其是母亲,对他这个最小的儿子更是格外关爱。虽然经济并不算富裕,但也算美满幸福。

  一切都从他刺出去的两刀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当时兜里有1000多块钱。当时也算一笔不小的财富了。”梁某坐在椅子上,双手轻搭在桌上,安静地回忆那段从不敢仔细回忆的过去。

最惨时 一天只吃一顿挂面

  梁某并不知道被刺伤的人是否有生命危险。“我知道这个事儿不小,赶紧跑吧。”随后他逃窜到了内蒙古某地,他以打工为生。身上的1000多元钱终究会花没的。第二年,苦日子来了。在没有找到工作的时候,他只能住在“大车店”里,一张通铺睡十几个人。没有多少钱了,只能忍饥挨饿,“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还是挂面。”

  第三年开始,他到了一个小煤窑工作。在这里,他一干就是20多年,直到小煤窑被关闭。尽管充满了危险,尽管劳作很辛苦,他坚持干着,因为这里能够给他一份收入,提供吃饭和住宿。

  直到后来的某一年,他借着一次特殊的机会取得了合法的身份,还与一位带着孩子的女同事结了婚,生活看起来又回到了正轨。“但我知道,早晚会有被抓的一天。有时候也心存幻想,如果不被抓,就这么着吧,自消自灭得了。”梁某告诉记者,这么多年,他也在努力去淡忘过去,有时候还在幻想之前只是一场梦。

26年来 从不与家人联系

  从逃离案发现场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和家人联系过,包括最疼他的母亲,他新婚两年的妻子和刚出满月不久的儿子。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肠,能让一个人26年不与家里联系?真的没有想过家、想过亲人吗?“想啊,咋不想呢!尤其过年过节的时候!”说到这个话题,梁某说:“有时候,一个人喝酒,心里那个滋味啊,那个难受!”

  他说,他知道如果与家人联系,很有可能就会被抓到。另外的考虑,就是和家人联系后,家人会担心他,于事无补,徒增牵挂。“后悔死了!当时那么冲动干啥?真的太恨自己了,太不值了!”“人家长啥样我都不知道,姓啥叫啥也不知道,这是何苦来的!”这些年,梁某也有好多次想偷偷回家,看看父母妻儿。“哪怕远远地偷偷看看也好,可是又怕忍不住。挺纠结的,然后一拖再拖。”

家破人亡 现任妻子不知他杀人

  梁某现任的妻子并不知道丈夫是一个命案逃犯。他谎称自己父母离世,与哥姐关系不好才远离的。所以,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他的心情都不好,妻子也没有怎么起疑心。但他被抓后,当地警方已经通知了他的妻子。“我们没有再见过,也不知道她咋想的,”梁某称,“不敢细想。”

  案发前,他有妻子,还为他生了儿子。出事儿后,他一直不知道前妻的情况。直到到了看守所,民警告诉他,前妻已经改嫁,孩子跟着母亲走了。但去了哪里,过得怎么样,是否在记恨他,梁某完全都不知道。

  “无论如何,都是我对不起他们娘俩。更对不起最疼我的母亲。也对不起被害人一家。”提到亲情,梁某热泪纵横。

自我评价:不是心狠之人

  梁某评价自己说,自己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平时言语很少,从不惹事生非,“看到谁过得不好,我也帮忙。”

  但是对于“不心狠,能用刀捅人?不心狠,能26年不与家人联系?”的问题,他说自己并不是心狠之人,捅人只是一念之差,不与家人联系一半也是替他们考虑。

  “无论怎么说,还是要遵纪守法,好好做人的。不要跟我似的,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梁某感叹,26年潜逃生涯很难过,一直担惊受怕。

不敢看法制节目 听警笛声害怕

  尽管已经取得了合法身份,但还是心虚,梁某说每次看电视,遇到法制类节目他就会换台,“看着心里难受”。“我们那地方比较偏僻,很少有警车出现。但一旦听到警笛响,我心里就突突,害怕是来抓我的。”梁某说。最难过的还是想念亲人。梁某说,他除了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外,对儿子的其他情况一无所知。不知道他长啥样子,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他觉得自己特别不孝,父母均已在他逃亡期间去世,甚至大哥也已经去世,而他却一无所知。“就是那几十秒,人生就是转念间啊!”梁某说,如果不是被抓了,他还是会选择“消失”下去,直到客死他乡。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跑了”

  让记者哭笑不得的是,梁某说他当时选择逃跑,相当一部分原因竟然是怕在看守所里遭罪。梁某对记者说,到了看守所之后,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这里很好,管教对我们都很文明,没人打我。每天还能学点儿法律等知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跑了,白跑了20多年。”梁某苦笑着说。

  梁某的管教刘燕明介绍,梁某到看守所后,表现一直不错。“刚来的时候心理压力比较大,我们给他做过几次心理沟通,他现在好多了。认罪态度也比较好。”刘燕明说,梁某现在只能等待最终的宣判结果。“这辈子可能就这么度过了。假如还能出去的话,我想要好好对待每一位亲人。”采访结束的时候,梁某如是说。

新文化报·ZAKER吉林记者李洋文/图

身背命案潜逃26载回农安劳务被抓 续

  • 公司简介  |  报社简介  |  发行站点  |  联系我们  |  付费推广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431-85374314 新闻热线:0431-96128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