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3版:挺短挺可读/有态度

上一版下一版

 
 
返回头版 | B03 | 您浏览的数字报日期是: 20180313  

上一篇

也许李宁走过的道路值得莆田人认真看看


    

   在福建莆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这个从80年代就有着“中国鞋城”之称的城市,近些年因为大量生产仿冒名牌鞋,一度被戏称为“假鞋之都”。多年来,莆田市政府一直希望摆脱“假鞋之都”的称号。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莆田市市长李建辉表示,最近几年莆田为国际知名品牌代工的订单越来越多,并且莆田要联合创牌,打造“莆田好鞋”,超越欧美标准。李建辉称,创造自己品牌的时代已经到了,要有中国制鞋的自信。

  莆田人民的这门手艺是常年做国际品牌运动鞋代工厂练就的。本来按照正常的逻辑,我们的制造业成长的过程应该是三步走:引进先进技术做代工,学习先进技术,独立打造自主品牌。莆田的造鞋业,前两步走得很好,然而随着外资企业将工厂搬到了东南亚,莆田并没有产生自主品牌取而代之,反倒是靠着学来的手艺造假,只能感叹我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不可否认,莆田造假鞋这件事有点破窗效应的意思。我们无法考证当年是哪位“能人”在做代工厂学习了一身做鞋本事之后,选择走上了造假之路,但毫无疑问,他的“致富路”吸引了更多的跟随者,乡里乡亲都开始跟上,终于把莆田和假鞋联系在了一起。

  所以这件事多少有一点偶然性。这里有个鲜明的对比,在福建,产鞋闻名的城市除了莆田,还有晋江,两座相距百公里的城市都曾是国际知名品牌的代工基地。然而,晋江的鞋商依靠疯狂投入打造自有品牌,产生了安踏、特步、361度等知名的品牌,而莆田虽然有4000多家制鞋企业,但却没有上市企业或是大型的品牌企业。有意思的是,晋江那几个著名品牌的创办者,来自同一个宗族。

  但我相信,莆田必定会迈过这道坎,因为造假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随着经济的发展,假货正在被中国人所抛弃,而且是全方位的抛弃。就以莆田系假鞋为例,首先,有关部门打击力度越来越大,2017年12月中旬,公安部部署开展为期2个月的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专项行动,“针对各地屡打不绝的地域性造假‘顽疾’开展严厉打击和集中整治”。在莆田,工商系统仅在去年9月至12月打击鞋类商标侵权违法行为专项行动中,就立案查处商标侵权违法案件138件。

  其次,莆田假鞋赖以生存的电商平台为了自身的发展也在抛弃他们,2015年8月起,阿里巴巴一年内撤下了3.8亿个产品页面,关闭18万间淘宝店,以及675家生产、存储或销售假货的运营机构;与此同时,腾讯封停了超过1.1万例涉嫌售假的个人账户。

  当然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消费者。我曾经谈到过,打假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带来消费升级,消费者不再满足于假货,甚至不再满足于质量平平的真货,他们愿意为品质和品位付费,所以,最终抛弃假货的正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锤子手机的创始人罗永浩曾经这样评价中国企业发展路径———从抄袭到超越,我想这没有什么羞于启齿的。尽管不道德甚至违法,但它几乎是每一个经济后发国家都走过的道路,美国走过,德国走过,日本走过……即使没有像莆田鞋厂那样公然造假,但中国的众多服装企业,其实难以绝对摆脱模仿、山寨的原罪。那些国际著名品牌的经典款,我们都能找到它们的模仿者。包括像乔丹中国这样连名字都要搭便车的品牌,被美国老飞人追着告状。

  即使我们违心地把这看做是“后发优势”,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早晚有一天,我们会走到产品技术质量的最前沿,抄无可抄。这时候,企业要么创新,要么死去。而这正是李宁走过的道路。作为当年的中国体育第一品牌,李宁曾经是国人的骄傲,但这骄傲有大半来自这个名字,而不是这个品牌。相对昂贵的价格和土鳖的设计,一度让李宁非常尴尬,既打不过国际大牌,也打不过价格更亲民的国产品牌。前几年,李宁甚至走到了破产的边缘,情怀也救不了它。

  但李宁很幸运,赶上了中国的全面健身热缓了过来,更重要的是,他们明白了品质和设计的重要性。前些日子,李宁的秀场引爆了纽约时装周,那些作品堪称惊艳,你甚至能从服装中感受到像王大仁、麦昆这类先锋设计师的味道。似乎一瞬间,李宁就脱胎换骨了。

  当然不是一瞬间, 技术和经验的积累是需要长时间完成的, 而引爆这一切的则是优质的设计, 好消息是, 优质的设计是可以花钱购买的。 这就像我们已经拥有了足够好的球员,现在需要一个优秀的教练。而对于莆田来说, 他们已经拥有了足够好的球员, 正在假球的赛场上浪费才华。 他们是不是能够挤进几乎饱和的市场我不知道, 但他们有机会。

  本报评论员 牛角

  • 公司简介  |  报社简介  |  发行站点  |  联系我们  |  付费推广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新闻热线:0431-96618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