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2版:要闻·时事/有态度

上一版下一版

 
 
返回头版 | A02 | 您浏览的数字报日期是: 20170913  

上一篇

追逐流量的网络平台让人们失去安全感


    

   上周末,IOS应用WePhone的创始人、开发者苏享茂自杀的消息引爆舆论。根据目前公开的信息,苏享茂通过世纪佳缘相亲结识其前妻翟某,翟某隐瞒婚史,并在婚后对苏享茂进行“勒索”,苏享茂无奈之下选择自杀。调查发现,“程序员自杀”悲剧的背后,是世纪佳缘相亲网站无需实名制,简单注册、甚至是虚构信息即可向其他用户发信息(据9月12日《新京报》)

   十几年以前,有个文学网站叫做榕树下,是当时公认的格调高尚的网站。那时候我刚刚开始学习写文章,也打算去那里投稿。但榕树下网站不是那种开放的平台,它更类似一个网络版的杂志,有编辑负责审稿,我的水平不过关,只能当读者。我只好转战开放式的天涯社区,当时的天涯就像现在的微博,热闹至极,这么些年过去了,互联网更新换代好几轮,天涯已经过时了,但仍旧坚强的活着。而榕树下网站,则早已关门大吉。我说这段往事当然不是为了埋汰拒绝我的榕树下,而是想说一个规律,那就是曲高和寡。这么多年互联网经济的起起伏伏,教会人们一件事,流量为王。

  一位程序员的自杀,把世纪佳缘网站拽到了聚光灯下,舆论质疑这家网站的审核制度对这场悲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世纪佳缘之外,其他知名婚恋交友网站均非实名制注册。即使用户主动进行实名认证,完成对会员身份证信息的审核,但会员资料里的学历、月收入、住房信息、婚姻状况等资料信息也可以随意填写。而这样的审核,也就给骗子提供了空间。

  对于婚恋网站的审核,我国也出台了《婚姻介绍服务国家标准》,其中要求婚姻介绍服务机构要“查验征婚者的身份证、户口簿、学历证书等身份证明文件”;“让有婚史的征婚者出示离婚证明或丧偶证明”;“不向征婚者提供虚假信息”。但这个国家标准只是一个建议,并不具有强制性,所以无论是传统的婚介所还是婚恋网站,对此都置若罔闻。

  婚恋网站注册门槛如此之低,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用户太多,实在没办法一一核实,但更重要的,为了获得流量,婚恋网站有着强烈的降低门槛的冲动。甚至我们观察如今的互联网经济,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程序员自杀让我想起了另外两起悲剧,去年的魏则西事件,还有前不久发生的大学生李文星死于传销组织。这里面,莆田系和传销组织自然遭到声讨,但百度搜索和让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的求职网站恐怕也难辞其咎。这三个死亡事件揭示了同一个规律,就是平台为追求流量而主动降低审核标准。

  而如果我们继续推而广之,其他互联网平台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吗?电商平台里假货横行,外卖平台里黑厨房层出不穷,还有新近流行的直播平台,那真是泥沙俱下,把现实世界的整个江湖都搬到了互联网上。还有小鲜肉的高片酬,为什么他们值那么多钱,因为他们自带流量。只不过,这些平台还没有闹出人命,还没有被拽到聚光灯下吊打。

  这形成了互联网经济的惯用思路:有流量,就有“天使”们来投资,就可以去股票交易所敲钟,至于说产品的质量,就是次要问题了。而这件事的副作用就是,像榕树下那种讲求品质,有精神追求,玩工匠精神的企业,在互联网上很难拥有生存空间。这有点像高考,为了成绩,素质教育就无从谈起。

这之后婚恋网站会有所改革吗?也许会,看监管和市场会对它造成怎样的冲击,如果没什么冲击,它们真就没有什么改革的动力。我想肯定能被这件事改变的,应该是去婚恋网站相亲的单身男女,他们需要学会自我保护,去识别骗子。想象一下,一群警惕的单身男女,在一片相互猜疑的氛围中,寻找可以托付终身的伴侣,这还真是个奇妙的景象。

  程序员苏享茂没有这个机会了。如果说这件事情他也有责任的话,那就是他为自己的单纯付出了代价,付出代价的还有魏则西和李文星,这三个人属于同一个物种———高知宅男,就是《生活大爆炸》描述的那种。他们是生长于互联网上的一代人,在虚拟世界里如鱼得水,然而他们却严重缺乏现实经验。他们会是最好的朋友、伴侣、亲人,但也是最好的猎物。也许再过些年,互联网会生长出真正行之有效的规则,保护网民的安全,但这需要时间。而这个过程中,这些宅男成了网络时代的祭品。

本报评论员 牛角

  • 公司简介  |  报社简介  |  发行站点  |  联系我们  |  付费推广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新闻热线:0431-96618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