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头版新闻

下一版

 
 
返回头版 | A01 | 您浏览的数字报日期是: 20170112  

上一篇下一篇

“爸你别哭,看你哭我受不了……”

小浩的4根断指经过手术已经接上但无名指和小拇指能否成活还不确定


懂事的小浩躺在病床上,没有哭一声



小浩的父亲夏先生为孩子心疼不已



    

A07版

■新闻回放

  10日下午4点多,8岁男孩小浩(化名)的右手被卷入电动绞馅机内,几根手指都从绞馅机的出料口处被挤出,情况万分紧急。长春市公安消防支队经开大队浦东路中队官兵紧急出动,因绞馅机金属壁太厚,两套破拆方案被否决,最终通过倒转螺杆的方式将小浩的手取出,但他的多根手指已经血肉模糊,露出白骨的断茬。当晚8点多,小浩被推进手术室……

  11日凌晨3点多,小浩的手术结束,4点被推出手术室。焦急等待的家属急忙迎过去,尚未完全从麻药中清醒过来的小浩还在安慰妈妈:“妈妈,我不疼……”这一幕让在场的家属和医护人员无不动容。

  小浩右手的五根手指全部断裂或缺损,经过手术已经接上了4根,但手指能否保住还很难说。

“把我的手指头给他都行”

  上午,小浩还在中日联谊医院手外科的监护室内,小睡一会后意识已经恢复。医生让小浩的父亲夏先生去外面买一种无需做试敏的破伤风疫苗,夏先生急忙离开了病房,此时他已经彻夜未眠。他打工单位的负责人怕他精神恍惚出事,急忙陪了过去。

  小浩的母亲刘女士一筹莫展地陪在孩子身边。事发后她接到通知,连夜从范家屯赶到医院。“当时我爱人说:‘媳妇你来趟医院吧,孩子手碰了一下。’我意识到不太好,他平时都叫我老婆。”刘女士说,“当时已经(晚上)快9点了,打不到车,我还差点被摩托车撞了,我还寻思可别把我撞了,我还得看儿子呢。”

  到医院后,夏先生没忍心告诉妻子小浩伤有多重,当时小浩还在手术室里。直到医生出来跟家属沟通时,刘女士才知道了事情经过。“当时大夫说可能有三根手指保不住,我差点晕过去。”刘女士哽咽着说,“我哭着求大夫,只要能把孩子治好,把我的手指头给他都行啊。”

陪爸爸第二天就出了事

  下午,夏先生带着药回到医院。回忆起一天前的一幕,这个30多岁的汉子忍不住落泪。“我把孩子给害了,他才8岁,才上小学一年级,人生才刚刚开始啊!这辈子我都没法原谅自己。”夏先生哽咽着说。

  刘女士说,自己家境并不富裕,2013年10月份公公出了车祸,到最后也没找到肇事车,“我爱人和姐弟三人为了给老人治伤,一共花了30多万,其中大部分都是借的,到现在还有十多万的债没还清。”

  为了还债,夫妻俩拼命工作。夏先生在长春打工,她在范家屯镇边打工边照顾孩子。“现在孩子放假了,平时我们就聚少离多,我想让孩子来陪他住几天,增进一下父子感情。”刘女士说,“因为我爱人也要工作,就把孩子带到了单位,没想到来长春第二天就出了事。”

懂事、独立、坚强的小浩

需要您的帮助

   眼下的医疗费用难住了孩子的父母。因为债务还没还清,家里几乎没有积蓄,这两天小浩的父母东拼西凑交上了两万元医疗费,但缺口对他们来说仍是一笔天文数字。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坚强的孩子,想让他的右手保留更多功能,可以拨打新文化报24小时新闻热线:0431-96618,或者加孩子母亲刘女士的微信:15944482939(微信名:嫣然一笑)

妈妈,我手从机器里拿出来的时候,就剩三根手指头了,我都没哭”

  小浩清醒过来后,对家人说的话让人落泪。“妈妈,我的手从机器里拿出来的时候,就剩三根手指头了,我都没哭。”刘女士在一旁强忍着泪水。小浩又说,“我看到医生给我照相了,我想动动(摆摆)手,可我的手动不起来。”

  “没见过这么坚强的孩子!出事后没见他哭过,却还安慰父亲说:‘爸你别哭,看你哭我受不了……’。”夏先生单位的负责人感慨地说。

  张展,中日联谊医院小浩的主治医生。下午2点,他已经连续工作了30个小时,只在凌晨3点多给小浩做完手术后眯了一会,上午又做了几台手术。

  小浩的坚强让张医生深受感动,也被他的伤势所震惊。“手部损伤非常严重,经过术前检查,我们发现他的右手拇指末节毁损,中指已经无法保住,其他手指除了骨折外,还有大面积的碾压撕脱伤,血管、神经全都断裂。”张展说,因为小浩的骨头比较软,很多骨头都被压扁了。

  因为断裂时间较长、缺乏血液供应,小浩的断指已经呈现紫黑色。术中,张展和医护人员尽可能为他保留更多的手部功能,“他的中指已经无法接上,但中指的中节和末节较完好,恰好拇指末节缺损。”张展说,“我们就把中指完好的部分接到拇指上,如果能成活,加上他食指保留的可能性很大,这两根手指能保全他右手60%以上的功能。”

  同时,医生还给小浩的无名指和小拇指进行了血管移植。“因为他断指内的毛细血管已损毁,成活率低,但我们还要努力试一下。”张展说,手术最困难的部分就是对血管吻合手术,因为小浩岁数小,血管只有0.5毫米粗细,“全程都是在显微镜下操作,缝合的线肉眼根本无法看见。”

■后续

10天后还需要二次手术

  张展说,10天后小浩将进行二次手术。“如果手指没成活,我们就尽可能给他保留手指长度。”张展说,“另外还要看皮肤成活和坏死的程度,可能要对手进行皮瓣移植。”

  “如果幸运,接上的指头成活了,我们再手术移植肌腱和神经。”张展说。

  据他介绍,如果后期需要做皮瓣移植手术,费用会很高,仅治疗费用就得10万元。如果只是做残端修整,费用低一些,但对这个家庭来说仍然是非常大的负担,况且术后还有很长的后续治疗和康复。

  病房外,刘女士像是在自言自语,也像是在问记者,“是不是我从小把他锻炼得太独立,才导致他受伤的?要不然他也不能看到他爸爸干活就要过去帮忙啊。”记者只能好言劝慰鼓励她。

  刘女士说,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她就锻炼儿子自己洗袜子,到现在甚至能帮她擀饺子皮、切面条。孩子特别懂事,知道父母在外打工不易,总是努力帮父母多分担一些。

  除了家务外,小浩学习也不错。“期末考试语文得了98+10分,数学是100+10分(10分为附加题)。孩子写字也不错,还喜欢画画,家里还有很多他画的画呢。”刘女士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小浩说。在她看来,她最幸福的事就是拥有这么懂事的儿子并看着他一天天成长,但如今,他对孩子的未来感到迷茫,只能不断安慰小浩,“你哥不是用左手写字吗?你以后用左手写字画画,一定比他更好。”

新文化记者 邢阳 文/图

《紧急救手》续

  • 公司简介  |  报社简介  |  发行站点  |  联系我们  |  付费推广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新闻热线:0431-96618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