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头版新闻

下一版

 
 
返回头版 | A01 | 您浏览的数字报日期是: 20170112  

上一篇下一篇

红袖招KTV返款40多应聘者取回2万多元

长春市南关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队长于伟与工作人员监督返款环节应聘者:现在心里踏实了,能过个好年了


红袖招KTV的工作人员将钱返还给求职者 新文化记者 文直 摄



应聘者等待返款 新文化记者 文直 摄



    

A02版   新闻回放:近日,多名长春在校大学生向新文化报反映,在长春市吉顺街南岭体育场内,有一家KTV对外招聘,在各大招聘网站上标明日薪300元,但当他们去应聘后不仅没有得到高薪工作,甚至还损失了580元。本报记者经过数日暗访调查,发现涉事红袖招KTV并没有在工商局注册。1月9日,红袖招KTV负责人杜先生来到本报说明情况,表示会全力配合警方与劳动监察部门的调查工作,给培训者和社会一个合理交代。1月10日下午,杜先生再次联系新文化记者,称同意在1月11下午1点,于红袖招KTV内将钱款退还给培训者。

  昨日下午,红袖招KTV进行现场返款,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返款数额达到2万多元,有40多位培训者拿回了自己的钱。返款期间,长春市南关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队长于伟与工作人员来到现场查看情况,监督返款环节,并向KTV负责人了解用人情况。

现场近半数为在校学生

  昨日下午1点,新文化记者准时来到了位于长春市自由大路与吉顺街交会处体育馆内的红袖招KTV。

  自称是KTV负责人杜先生的弟弟奚先生接待了记者。奚先生表示,已经有一部分培训者早早来到了红袖招KTV,目前正在一间大包房内等候返款。

  新文化记者推开该房间的门,看到已经有近20名培训者来到了现场。一张张青涩的脸庞向新文化记者投来注视的目光,平均年龄也就二十岁出头。

  当现场人数达到近40人时,新文化记者对人员构成情况进行了简单的调查。其中近半数为在校学生,当中还有三名高中生。

还款金额一度出现分歧

  下午1点30分左右,红袖招KTV的工作人员就整个返款环节进行了一番准备后,开始向在场的培训者返还抵押金。

  返款地点设在KTV的一间大包房内,奚先生与一名身穿白衬衫黑西服的经理共同核实现场应聘者的信息。三名应聘者为一组,经过核实姓名、培训日期与时长等信息后,开始计算应该返还的具体金额。

  由于奚先生事先并未了解KTV负责人杜先生承诺的退款流程与退款金额,刚开始进行退款时,奚先生与培训者之间出现了分歧。奚先生返给一名培训了4天的培训者450元钱,该培训者表示对此并不接受。奚先生称,应该扣除相关费用后再返还其余金额:“扣除衬衫费、卫生费,返还450元。”

  在新文化记者的调解下,奚先生清楚了KTV负责人杜先生的返款意愿,即尽可能保证返还培训者500元抵押金,在80元清洁费中根据培训时间长短扣除相应金额。奚先生表示,将尽可能让培训者满意,于是决定将共计580元的抵押金与清洁费全部返还培训者。由于奚先生只准备了近2万元现金,而现场有40多名培训者,现金不足后,奚先生选择用微信转账的方式继续返款。

代人领取还款者未拿走钱款

  现场等待返款的培训者中,不乏打算替朋友代领退款的培训者,但最终奚先生并没有将返款支付给代领者。“首先培训者没有到场,很难确定其是否真的在我们KTV进行过培训。再者,把钱交到代领者手中,并不靠谱。培训者应该来到现场亲自领取返款。”奚先生表示,11日没到场的培训者也可以之后来到红袖招KTV索要返款。KTV负责人会在核实信息后,进行返款。

劳动监察部门现场监督

  下午2点左右,长春市南关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队长于伟与工作人员来到现场,对返款流程进行详细了解与监督,并找到负责人杜先生了解红袖招KTV的用人情况与经营状况。于队长称,除了监督还款过程,下一步还要监督该KTV未来的用人情况。“等这家KTV开业后,我们还要继续督促他们规范招聘员工的过程,不能再出现类似情况。”

■网友反馈

舆论监督取得完美效果

  此次返款现场,新文化报通过官方微博对整个返款流程通过手机进行全程直播。

  直播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至记者完稿,已经有8715名网友观看了返款现场的视频,并对此纷纷发表评论。

  多数网友呼吁上当受骗的培训者赶快去现场领取钱款,也有网友为记者坚持追踪报道,为应聘者追回资金的行为给予肯定。网友有网友表示,舆论监督取得了最完美的效果,受害人损失降到最低,真金白银要回来了。

  也有一些网友以此事为警醒,提防自己在招聘求职中上当受骗。

■求职者

“终于结束了。”

  退款结束后刚出门,培训者杜同学长吐了一口气,看着手中要回的钱,有些愣神。“终于结束了。”对于他来说,整个过程就好像梦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噩梦。

  “10多天了,这事就像块石头搁在心里,今天总算有个结果。”站在角落里,杜同学似乎是在喃喃自语,不断地质问自己为什么会“上当 ”,“这么简单的装修、破落的环境、模糊的合同,却有着高昂的薪酬、优厚的待遇,我怎么就会相信呢?”

  如今,回想起应聘的过程和细节,诸多疑问瞬间涌上心头。“合同明明应该是一式两份,正式上岗前明明不应该交押金,58同城上的单位名称和我看到的单位名称明明不一样……”如此多的“明明”,在招聘时却一个都没发现,自己的目光被高额的日结深深地吸引了。

  “要是我当时再谨慎一点,多问问,跟大人商量商量,也许就不会有这个事。”一次应聘,差点损失580元,还打乱了他的生活。“12月31号去派出所指认培训经理那天,我有点害怕,就问同学能不能陪我一起去,结果他们要出去玩,过跨年夜,谁都没陪我,还说我幼稚才会相信这种骗局。”同学的一句“谁跨年去派出所过”更让他感到难过,杜同学苦笑了一下,有些无奈,“我突然觉得好像谁都不能相信了。”

  “其实我本来是不想去的,我一个大学生自己在外地,怕被他们报复。”报警之后,他的心里燃起一股希望,“ 报警之后我就一直等,希望能把钱要回来,可我又不敢抱太大希望。”在纠结之中,时间来到1月11号。1个多小时的焦急等待,杜同学拿回了自己的钱:“现在心里踏实了,能过个好年了。”

  一个杜同学可以代表40名应聘者,因为几乎每一个人走出门的时候,攥着手里的钱,都会舒一口气。

■记者手记

永远不希望这是他们走向社会的第一课

   12月30日至1月11日,前后共13天、7篇报道,如今总算有了一个结果。作为记者,我始终关注着事件的进展,努力做些什么。整个过程中,也同样看到很多问题,为什么受骗者多数都是大学生,为什么一个骗局可以持续一年多?

  在百度上打上“KTV骗局”,有大量受害者讲述自己的经历,也有不少媒体对类似事件进行报道。在每一个故事下面,都有数十条网友回复,大家对此事都深恶痛绝。“骗子”的手段都已经被曝光,可问题为什么却迟迟没有解决,依然有这么多相同遭遇的“受害者”?是监管不到位,还是“骗子”太聪明?又或者是我们大多数人以一种“事不关己的看客心态”,主动忽视这件事?更重要的是,在调查的过程中,90%的人没有进行维权,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维权、找谁维权。

  卧底期间,看着一屋子的应聘者,努力地背酒水价格表,做着培训动作,一种复杂的心情油然而生。可以看出,有些人当时就发现不对劲,却依然选择继续培训。有的大学生明明兜里只有几百元,本想来这里挣点钱回家过年,反而“搭”进去580元。作为一个初出茅庐,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大学生,也许这是他们人生第一次求职,第一次被骗,这份打击可能要沉淀多年,甚至一辈子。

  别人欢度跨年的时刻,这些被骗的大学生心情复杂,而记者也写稿直到深夜11点,我们都过了一个特殊的跨年夜。经过多篇报道,我们为求职者们追回了这份钱款,也算一份迟到的元旦礼物。

  另一方面,我们永远不希望,他们踏出校园的社会第一课是求职被骗,是维权无果。而是要把这份挫折变成人生阅历,变成经验。 新文化记者 文直

  • 公司简介  |  报社简介  |  发行站点  |  联系我们  |  付费推广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新闻热线:0431-96618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